阿秋

【沙李|开车组】2.情趣不如实干

(沙瑞金x李达康

首先!开车预警!毛衣play!预警预警!慎入慎入!

好吧磨磨蹭蹭终于踩下了油门_(:з」∠)_

感谢  @一口酸毒奶 太太开启了车门٩( 'ω' )و

接下来ψ(`∇´)ψ

如果大家还想再兜一会风的话ψ(`∇´)ψ

就交给我们的  @一粒 太太٩( 'ω' )و

咩嘿嘿嘿嘿ԅ(¯ㅂ¯ԅ)

链接在此:
https://shimo.im/L4EyLafsJTsqtPZW

评论也会不定时放链接٩( 'ω' )و

好的接下来交给我们的可爱的尽职尽责的  @沙李主题接龙台  (/ω\)

【沙李】一次关于“美容”的探索(PWP)

#预警!是车!
#臀膜梗!
#慎入谢谢٩( 'ω' )و

感谢 @一口酸毒奶 太太借梗(。・ω・。)ノ♡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58224a8a863711e7ac5a52540d79d783/
  

评论也会放链接ԅ(¯ㅂ¯ԅ)

【沙李】曲目17——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

认领一下(๑òᆺó๑)
不会发刀_(:з」∠)_
只会发糖_(:з」∠)_
嘻嘻嘻嘻嘻ԅ(¯ㅂ¯ԅ)

自由飞翔点歌台:

本次参与作者名单@紫芊若兰@白木朽斋  @岳几荷  @兔子先生  @桑葚洱海  @深水西瓜 @默以白   @一口酸毒奶  @痴媸  @阿秋 @田国富贴身秘书 @九品中正  @Lenas    @BCT  


文章内容和作者一起放飞自我了,慎猜。


有多位太太揭榜多首歌,不止一篇作品哦~慎猜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请您拿出手机或音响,选一首歌,歌名很长,《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》,我给您讲个故事。歌听完了,这故事却不会结束。


 


九月,偶有雨天。


青草的香气,夹着雨水的清凉,风起,熏得车内都沾染了潮湿的味道。


李达康跨步上车,坐在靠左的一侧。


公文包放在身旁。


白昼将近十二个小时,很长,也很短。


每天批阅的文件很多,也很少。


度量标准因人而异。


“沙书记,你看这里,是新定下的桥梁工程。”


有一回同行,李达康指着车窗外的建筑工程给沙瑞金介绍。


夕阳西下,沙瑞金靠在右侧车窗,光线打在他的侧脸,金色的,熠熠生辉的。


迷人的颜色。


李达康的眼睛留恋在那柔和的侧脸。


多看了几秒。


 


那夜,李达康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,其实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。


满脑子都在闪过那侧脸。


那柔光,那棱角分明。


床上还是摆着两个枕头,他只垫了一个。


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

 


“桥梁施工地发生坍塌?好好好,我马上到!”


“沙书记,我向您检讨,这个工程……”


入秋了,风衣剪裁得体,穿在李达康身上,合身,衬出一丝凌厉,一丝优雅。


 


这回换作沙瑞金的眼神流连在李达康身上。


竟有想把他搂进怀中的冲动。


沙瑞金握拳抬手咳了两声,掩饰着突如其来的情愫。


换来了李达康更多的关心。


 


又是一次同行,走在花基旁的人行道上。


方方正正的花圃中隐着几个旋转喷头。


“达康同志,我记得,这种喷头能节省不少水资源。”


“是的,沙书记。除了这种旋转喷头应用于园艺方面,在观光农业上我们也大力提倡使用滴灌技术。不过说到节水,新加坡做得是最好的,您说是吧?”


话音刚落,喷头就到了它的工作时间,虽然范围喷不到人行道上,运作时的“呲呲”声倒着实吓到了他们。


两人相望,不多言,只微微一笑。


 


这层窗户纸透着光,你能看到我,我能看到你,却谁也没有捅破。


一次工作汇报,省委书记办公室,对坐,嘴里,空气里充斥着枯燥乏味的词语。


时针走得好慢,分针看不顺眼,就快步牵着它跨过了“12——6”那条线。


“达康同志,这几年好像你都没有去旅游?”


“沙书记,这……”下意识看向手表,时间是六点一刻,下班了。


“既然来了,反正也下班了,就聊会家常吧。”


李达康不好推拒,就答应了。


 


有一搭没一搭聊着,原本的不自在倒无影无踪了。


“原来达康你不是性格孤僻,是知心者少啊。”


“可不嘛,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言者无二三。”


“啊哈哈哈,也是,不如这样,我邀请你,李达康同志,一起去一趟旅行怎么样?”


“嗯,这样啊……可以啊!”


 


后来的事,政事繁忙,旅游的事早就搁下了。君王已有心上人在旁,这本冷酷无情的工作狂,也被爱情的灼热所融化。


“达康,你可别忘了要陪我去旅游的啊,知不知道?”


“知道了知道了,这不是没时间嘛。急什么啊。”


“我老了,你也不年轻了。”


 


沙瑞金戴着老花镜从报纸里抬头看着他的爱人。


皱纹的确又多了不少,深了不少。


“可是你告诉我,谁家老头子,六十多奔七十了,这胸肌腹肌还杠杠滴,能哐哐去找人干架。”


 


“你家的。”


 


双唇相接,这情爱时光,终究没错付。



【沙李/大逃猜】第五站

好啦好啦(*/∇\*)我来认领自己的一节车厢(。ò ∀ ó。)
@青海长云  @达康书记的公文包 这两位小同志还是很厉害的哟٩( 'ω' )و

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:

Endpunkt:



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:


 @Lenas  @一口酸毒奶  @沛然于東  @一池越几荷  @桑葚洱海  @贫道江湖人  @痴媸  @墨  @Winters Sommersby  @九品中正  @紫芊若兰  @阿秋 以及我~




废话少说,看完开猜




以下正文










“好了,你开始讲吧。”


 


已经摸清了套路的李达康看见新上来的乘客——那是他自己。


不,也不是他。


乘客面容憔悴,点点霜华染鬓发。


明明相仿的年纪,却苍老得更多。


 


“我比你大两年。”乘客慢悠悠地坐下,双腿交叠,“说起来,你就是我,我也是你你难道不知道我的事?”


“废话!我要是知道,还用得着在这里听你短话长说?!你到底说不说!”


“你看你,老毛病又犯了。”乘客依旧平淡,对着炸毛的李达康毫不怯场,目光犀利,如坐诊医生,“急躁。”


 


“我一直想问你,你难道,不怕孤独吗?”


被提问的李达康敛了神色,偏过头不做声。


“你不是想听故事吗?那咱们慢慢聊。”


“其实我挺欣赏你的,雷厉风行,敢想敢做。金山、林城的发展不也有你的功劳么?”


李达康转过头盯着乘客。


“你无私,吕州那片美食城你说不批就不批,急坏了多少心怀不轨的人。吕州的百姓可就这么一个月牙湖,你没有私心没有利欲,硬气顶了几个月,干得好!”乘客点点头,竖起了大拇指。


“为官者,以人为本。信访办那窗口现在早跟银行柜台差不多咯,人民群众也没啥不满的,也就是一些工作态度的问题。记得孙连城不,现在是少年宫最受欢迎的孩子王了,左一个星星,右一个星星,过得多自在。你说京州发展得更好了你开心不?”


乘客手撑着膝盖微微向前倾身。


“当然开心啊!”李达康咧开嘴,眼神清明。“这好事谁会不高兴啊?”


 


“李达康。”乘客伸出手,用手指点点李达康,再点点自己。“准确来说,是我。不过我不保证会不会包括你。”


李达康迷糊了,他绷紧了脸,等待乘客开口。


“哈,你忘了?你也很自私的。”


“你跟欧阳菁怎么分的居,怎么离的婚,你不知道?当然欧阳菁也有责任,这事不提了。那佳佳呢?她现在在美国找了工作,没跟我再联系了。她跟我说:你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父亲。我承认,李达康没有尽到父亲对女儿的责任。这不怪她。”


坐在对面的李达康低下头沉思。


“你刚愎自用,爱惜羽翼,这些都不稀奇。可是……沙瑞金呢?”


李达康猛地抬头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
 


“你为了不落人口舌,拒绝了他。”


“你们本来是一场知遇之交,后来竟无联系。”


“你的抽屉还留着他送你的钢笔,你不舍得用,也不舍得丢。”


“你还存着他的电话号码,通话记录已经是很久之前了。”


“你偶尔会走神,有时吃着饭你也会想他。”


“你还会到林城去看看,打发了秘书之后,骑上自行车又环湖二十七公里。”


“经过篮球场的时候,你偏头在看什么啊?”


“你的心里还有他的身影,你一直在逃避而已。”


“你逃避什么呢?你又害怕什么呢?”


“你说:对不起,沙书记,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
“那你干嘛抓着自己袖口不放啊,那你干嘛不敢直视沙瑞金眼睛啊?”


 


“噢,对,你没有这样做,所以你没有印象。”


“因为是我这样做了!”


 


滴——列车即将到站,到站的乘客请从右手边下车。


 


乘客站起身,走到李达康身边拍拍他的肩。


 


嘶——列车门开启。


 


“李达康。”乘客下车前回头望了他一眼。


 


“放过你自己。”


 


 


“叮咚叮咚——”


“车门即将关闭,请乘客们做好扶稳。”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【沙李】我梦见你也梦见我


——你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是什么?

——我梦见你也梦见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沙瑞金要调回中央了。
这汉东表面的风波,终究是归于平静。
      
李达康知道沙瑞金要回北京时只是微微一怔。
离开前的一次会议,他们不约而同地留了下来。

“什么时候的航班?”还是忍不住过问,李达康却把它归咎于对领导的关心。
“后天傍晚6点,减少影响。”不温不愠,是沙瑞金的风格。
“好。”我能不能不去送你,李达康不敢面对自己的心。
“不来送送我吗?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唉,认命。
“去!怎么不去!您回北京,我替沙书记您高兴!”但是我自己却不高兴。
“那,不见不散,达康同志。”
约定了。

傍晚5点。
机场大厅角落。

一身伶俐轻松的运动服的沙瑞金,身前立着披着老式夹克的李达康。

两人正轻声交谈着什么。

小白和小金识相地在不远处寒暄。

“才刚来不久,沙书记和白处长就要回去了,李书记和汉东省人民都舍不得你们呢”
自家书记是最舍不得沙书记的吧。金秘书内心深处有秘密。

“是啊是啊,沙书记和我其实也很舍不得李书记和汉东省啊,但还是要服从组织管理。”沙书记真的舍不得李书记。白秘书内心有话而不能发。

另一边即将分别的两人,此刻却无离别之意。
两人偶一浅笑,只觉时光更难抓在手心,如流沙,窸窸窣窣地就从指缝滑落。

攀在腕上的手表一下扯醒了沙瑞金,该登机了。
对面那人脸色一下就拉下来了。
他还是舍不得吧。
沙瑞金觉得自己的心意好像被回应了。

可他们都没说出口。

“白处长,我的信封呢?”沙瑞金希望能留下一点回忆。
“噢噢,在这,沙书记。”

接过信封,把它塞进李达康的手里。
“达康,回去再拆。听话。”这一次,谁也没有纠正不合适的称呼。
“沙书记……这……”李达康一滞,下意识地推回去。
“只是一张纸。”沙瑞金的脸色变得凝重。

广播开始催促乘客登机。
他们第一次觉得这声音刺耳得很。

“那您……一路顺风。”
“嗯。”
他们最后握了握手,离别拥抱早已不适合他们。
何必添上一层依依不舍呢?

转身,再不回头。
沙瑞金面对李达康时勾起的嘴角一下子耷拉。
他眨了眨眼。
眼底近乎湿润。

他们不再是年轻气盛的少年郎。
他们已是叱咤政坛的风云人物。
没有什么能击败他们,离别也不能。

“好好保重。”定在原处的李达康望着沙瑞金的背影越来越远,然后在登机口,一个转弯就不见了。
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喃喃出这四个字。

李达康快步走出机场。
“小金,走吧。”就剩你了。

沙瑞金也离开飞去属于他的苍穹了。

家里杏枝还在做饭,左右不过7点。
他三步并两步跑回房内,砰的一声关上门。

手里的信封被他紧紧攥着,边角有汗水浸染的痕迹。

台灯的灯光已经调暗,昏昏沉沉的,只照亮一寸桌面。

“嘶嘶”拆开信封,骨节分明的手抽出一张信纸。

可能是灯光的原因,信纸也微微泛黄。
是回忆的颜色。

慢慢打开。
李达康觉得自己快窒息了,只是一张纸,沙瑞金给他的一张纸就让他心跳加速,呼吸也被打乱,期待的心卡在了喉咙。

“我梦见你也梦见我。——沙瑞金”

什么意思?
李达康觉得非常奇怪,这是什么?
偌大的信纸就只有一句
“我梦见你也梦见我”

掏出手机,点开熟知的联系人名片,刚要点下拨号键的手一下缩回。

李达康知道,那人在飞机上,是打不了电话的。

所以,他把手机放下。
也把那个人放下了。

那张信纸,后来锁在了李达康的床头柜里。
落尘,一切归于沉寂。

他们都是公私分明的人,个人感情不能耽误工作。
即使后来有见面,也只是同在会议上的一桌。

又是一年杨花落,子规啼。
李达康鬼使神差的拿出那张信纸。
上面留有摩挲过许久的痕迹。

梦里有什么?
梦里有孤独。

十里扬州,三生杜牧,前事休说。

想起那时机场分别,一向不善诗词的李达康却记起来一句南宋词。

“想见西出阳关,故人初别。”

他听见了自己破碎的声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……唉……”李达康翻了个身,双手撑着床坐起来,摇了摇头,按住太阳穴轻轻揉着。

“……怎么起来了?做噩梦了?”不想吵醒了身旁的沙瑞金,两人就这么坐在床上。

“没事,我在呢。”沙瑞金看着李达康迷糊的模样,赶紧搂住,轻轻蹭着李达康的侧脸,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吻耳后。

“我梦见你也梦见我。”

半晌,他听见李达康如轻烟般吐出这句话。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信纸(沙瑞金):我梦见你,也梦见我  (沙瑞金做了一个自己和李达康在一 起的梦,以此来告诉达康自己的心意)

*李达康:我梦见,你也梦见我  (达康告诉沙瑞金,他做梦,梦见沙瑞金梦见了自己)

*其实,是谁在做梦呢?

*阿秋觉得这句话很耐人寻味(你们呢@_@